公证确认公积金继承关系是严肃法律话题

专家称提供证明具备必要性但须考虑如何便民利民

2018-05-31 15:26:36来源:法制日报
字号:

近日,江苏淮安男子继承父亲公积金被要求证明父子关系一事引发热议。在此事中,有关部门要求的证明是否具备合理合法性?又该如何正确看待这一事件?对此,记者采访了业内有关专家。

公证继承关系关乎财产权益确认  

“这起公证典型案例涉及继承法律关系,关乎重大财产权益的确认。”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蔡道通教授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所谓“奇葩”,不过是思维角度和站位立场不同,而导致的理解认识上的模糊。证明“我爸是我爸”看似荒唐,但在具体法律关系确认中,如淮安这起引发舆论热议的继承公证办理过程中,却是一个严肃话题。  

不管是钱先生眼中的“我爸是我爸”证明,还是公积金管理部门以及公证机构眼中的“你爸是你爸”证明,实质上都是钱先生与已故父亲之间的亲属关系以及进一步的继承关系证明,这是钱先生有权提取公积金的权利渊源和基础。  

作为公积金管理部门的公积金管理中心、作为继承权确认机构的公证处要求提供该证明,无可厚非。且不论公证机构错误行使公证证明权的有关赔偿责任,按照公证法规定,“申请办理公证的当事人应当向公证机构如实说明申请公证事项的有关情况,提供真实、合法、充分的证明材料;提供的证明材料不充分的,公证机构可以要求补充”。  

可见,提交与公证事项有关的证明材料是当事人的义务。当事人提交之后,才是公证法规定的“公证机构对申请公证的事项以及当事人提供的证明材料,按照有关办证规则需要核实或者对其有疑义的,应当进行核实”。  

“钱先生本人户口与已故父亲不在一个户口本上,公证机构慎之又慎法所应当。”蔡道通认为,“你爸是你爸”不等于你爸的财产就是你的财产。  

蔡道通解释说,以“你爸是你爸”为核心的有关被继承人的全面的亲属关系证明,背后隐藏的是复杂的继承法律关系以及下一步继承人预期的财产权益。公证机构要求继承人提供与被继承人之间的亲属关系证明,不仅是保障被继承人传承财产,而且是保护所有继承人的继承权及财产权。  

据了解,在目前的社会诚信环境下,隐瞒其他继承人、意欲独吞被继承人财产,到公证机构申请办理继承公证的人和事屡见不鲜,损害其他继承人权益不说,也严重破坏了社会风气,扰乱了社会秩序。蔡道通认为,部分媒体和公众在事实不清楚、不了解事关利害的情况下,乱挥舆论大棒,认为公证机构是在“甩锅”,其实损害的是法治的权威,也是在为自己权利将来受侵害埋隐患。

继承公积金缘何须证明身份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建顺认为,公积金有其特殊的性质。依据继承法和《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公积金管理部门要求申请人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是合法的,具备法律依据。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强对记者说,依据继承法规定,配偶、父母、子女都属于第一顺位继承人,因此,在发放公积金时,公积金管理部门就需核实比如公积金所属人的配偶及父母是否健在、该申请人是否还有其他兄弟姐妹等情况。要求提供证明,具备必要性和合理性,并且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对用户和公众负责。  

“根据《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的规定,继承人可以去该公积金账户里提取存款余额。但是对于管理部门而言,需保证申请人的情况属实,避免冒领。因此要求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是合法合理的。”孟强对记者说。  

尽管提供证明材料必不可少,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是应该本着便民利民的原则。  

孟强认为,就目前情况而言,“证明父子关系”属于技术上的问题。  

“对于申请人情况的查询和核实,可以与公安机关户籍管理系统合作,在保护居民个人隐私的前提下对申请人相关情况进行联网查询,最好能够一键完成。我认为,可以借助科技的进步,使个人信息查询更加准确,这样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孟强说。  

孟强还认为,对于公积金的发放情况和相关领取人的情况,可以采取定期登报公示的方法,接受社会监督,杜绝冒领情况出现。  

针对该事件中街道、社区等单位均表示已停办这些证明的情况,杨建顺认为,这并非是有关部门故意刁难甚至网友猜测的“阴谋论”,而是便民政策的体现。  

“这是政府长期以来推进‘简政放权’政策的体现。中间之所以存在停办的空缺,是因为政府部门在转型过渡时期没有做好相应衔接工作。政府部门需要尽快予以健全和改革,可以采取一些过渡时期的措施。”杨建顺说。  

对于这一事件的发生,人们需要更加理性看待。  

“公众应该对于提供证明材料的要求抱以理解的态度,这是对用户和公众负责。与公积金提取相似的情况还有,比如老人去世之后,其亲属等不知道老人银行账户密码,如果要去银行提取这笔钱,站在银行的角度,担心出现冒领,银行要承担责任的风险,也会要求提供相应的证明。”杨建顺说。  

“对于申请人来说,这一事件涉及的只是个案,但是站在公积金管理机关的角度,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申请人,必须保证申请人情况的真实性,避免出现冒领。因此,公积金管理机关要求提供相关证明本身是没有问题的。问题的关键是申请人被要求提供的证明材料是否是申请人能够提供的。公积金管理部门如果要求提供太过细致的证明材料就不合理了。按照规定,要求申请人提供初步的合法的证明材料就可以进行发放。后续有其他问题,如出现冒领、伪造等情况应该由冒领人负责,追究冒领人的相关责任。”孟强说。

打通信息壁垒让群众少跑腿  

对于有的网友提出的“阴谋论”观点,甚至猜测要求提供无法开出的证明是为了占用公积金,孟强认为,这类担心是不必要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如果公积金出现无人继承的情况,该项公积金的余额将存入住房公积金的增值收益,用于服务大众。侵吞公积金的行为属于违法犯罪行为。  

“对于这类问题我们既应该本着便民利民的原则行事,真正站在公众的角度,考虑如何更好地服务群众;另一方面,对于公积金管理部门要求的证明,公众也应持理解的态度,这是公积金管理部门对用户和公众负责的表现。”杨建顺说。  

孟强认为,“就好比一个天平上的两端,我们既要站在老百姓的角度考虑他们是否方便,也要考虑到公积金管理部门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申请人,必须保证公积金发放对象的真实、准确,避免冒领情况的发生”。  

“我爸是我爸”证明意义重大,却难开具,折射出政府“放管服”改革与法律的协调衔接,反映出公众对公证服务体验的新期待。  

蔡道通认为,这就要求公证行业加快转变执业模式、建立适当的审查标准体系,防止过分证明、增加办证负担,不断增强公众服务获得感。但这是一个配套工程,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仅靠公证行业一家不可能很快就能解决得很好,必须从政府信用信息体系建设入手,加强顶层设计,切实打通政府各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实现信息资源共建共享、互联互通,让群众少跑腿,并进一步优化公证执业环境,从根本上解决群众办证收集证明材料难、办证周期长等老大难问题。(丁国锋 杜晓 张国庆)

 

责编:王瑞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